您好,欢迎来到6up官网【真.草枝摆】!
全国销售热线:400-023375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贴心完善,保障您购买无忧~

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调查 污染源仍未最终确定
发布时间发布时间:2021-05-03 18:23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29日 17:47进入复兴论坛来源:新华网手机看视频

  新华网南宁1月29日电(记者李斌、夏军、吴小康)农历龙年春节前后,由于广西龙江河段检测出重金属镉含量超标,使得龙江沿岸及下游居民饮水安全遭到严重威胁,龙年环保的第一战在新年的鞭炮声中打响。

  到目前为止,广西有关方面正全力展开一场用水安全“保卫战”,但导致此次严重镉污染事件的污染源仍然没有最终确定。

  那么,这场龙年环保第一战是如何打响的?污染源为何迟迟无法查清?污染事件暴露了哪些环保漏洞?新华社记者在事件发生现场进行了调查走访。

  2012年1月15日,广西河池市辖区内的宜州市的龙江河拉浪水电站内群众用网箱养的鱼,突然出现不少死鱼现象,引发当地群众议论和反映。

  宜州市环保部门经过调查发现,死鱼是由于龙江河宜州拉浪段镉浓度严重超标引起,龙江水体已遭受严重镉污染。

  19日,河池市发布通告称,经当地政府协调,上游电站加大下泄量,以有效稀释被污染的水体。当地政府正加强排查监测工作,重点监测企业的原料购进情况和废水废渣镉、砷含量变化情况,以尽快找到污染源。

  据有关专家介绍,镉是重金属中的一种,虽然它的毒性比砷、铬等其它重金属小许多,但饮用镉超标的水依旧会对人的肾脏带来影响。

  龙江是属于珠江上游水系的一条河流,主要流经广西河池地区,在柳州市的柳城附近与融江交汇,汇成柳江后流经广西重要工业城市柳州。如果龙江的水体大面积污染,将对下流的柳州等诸多城市的用水安全造成影响。

  龙江镉超标事件被披露后,在沿江地区以及下游等地群众中引起不小的影响,24日晚间至25日,下游广西柳州市的多个超市发生抢购瓶装饮用水事件。

  记者29日从广西柳州市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了解到,龙江镉污染事件污染团前锋当天上午已进入柳州水源保护地,并一度接近国家标准临界值,但目前尚在控制范围内。

  根据29日10时监测数据,柳州市河西水厂上游56公里的糯米滩电站镉浓度超标约7倍;西门涯处镉浓度为0.0187毫克每升,超标2.74倍(河西水厂上游46公里);龙江与融江汇合处下游3公里(河西水厂上游35公里)处镉浓度为0.0031毫克每升。

  事故发生后,环境保护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河池市、柳州市及相关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广西启动了应急预案并成立处置指挥中心,约请专家分析研判,加强对龙江沿岸饮用水水质的动态监测,努力消除各种安全隐患。

  记者27日在较早遭受镉污染事件影响的宜州市德胜镇拉林村看到,村民家门口贴着告示,提醒大家不要直接饮用龙江水,即便煮沸后也不能饮用,也不要用于清洗食物。

  村民兰武装家的门前贴着“德胜镇供水点”字样,155桶桶装水摆放在他家里。兰武装说:“我们家是光下屯和拉仁屯临时供水点,现在大家都不再用河水,而是使用政府提供的桶装水洗菜、煮饭。”村民袁金辉家中有4口人,他说每天靠桶装水也足够生活了。

  柳江沿岸不少居民生活用水是直接取用柳江水,为保障大家用水安全,柳州市近日发布通知,要求柳江露塘断面以上河段沿岸企事业单位及村屯、社区居民暂停取用该河段河水作为饮用水,解除危险接通知后方可取用。

  柳州市柳城县马山乡龙田村田村屯部分群众一直将龙江水作为饮用水源。村民张鼎勋说,1月19日以后,政府就下发通知严禁取用江水,“连我们的牛都不给喝江水了!”现在,张鼎勋家里的用水都是从邻居家的水井里挑来的。

  针对市民抢购瓶装水的情况,柳州市有关部门全力保障货源供应、严查趁机涨价行为。柳州市政府要求市区有地下水单位和消防部门做好准备,随时按照统一调度为市民供水,同时积极备足货源,要求商家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得有串通涨价、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行为。

  记者28日从广西壮族自治区龙江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了解到,目前广西已将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响应由Ш级提至Ⅱ级。

  广西自治区龙江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称,由于入江污染物数量较大,龙江污染形势仍然严峻。目前污染带前锋已进入柳州市境内的柳江河段,柳州市饮用水安全受到的威胁进一步加大,并可能导致事件等级升级。

  从1月18日起,广西河池市为切断新污染源,龙江上游7家涉重金属企业全部停产。当地先后派出重金属自动监测车4辆,采样车40辆,监测单位17个,监测人员200余人,在龙江及下游水域布点监测;23日又增设7个监测点,密切监控龙江水质变化情况。1500多位专家、消防官兵、保障人员奋战在龙江应急处置一线日下午,记者在河池所属宜州市洛东乡洛东水电站看到,大坝上停着7辆大货车,并堆着上千袋石灰和聚合氯化铝,空气中粉尘弥漫。电站大坝控制住上游流水后,河水流量极小。约10名身着制服的男子,正不停地往下游投放石灰粉和聚合氯化铝,大坝下游附近的河水变为乳白色。

  现场指挥专家刘旭辉介绍,聚合氯化铝是自来水厂用于净化水源的物质,它可以将离子状态的镉固化,避免被人体吸收,这是当前可采取的最有效措施。

  从27日开始,柳州市开始紧急施工,将城市自来水管网与原柳州铁路局的供水管网连通起来,后者可以提供部分安全地下水。通过寻找地下水源,柳州已启动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潜能。

  据河池市副市长李文纲介绍,当地利用大坝控制受污河水的流量,在污染源至叶茂电站、叶茂电站至龙江三桥、龙江三桥至洛东水电站、洛东水电站至三岔水电站、三岔水电站至三岔铁路桥等断面设立5道“防线”,通过放水稀释、投放降解吸附物等方式降低镉浓度。

  “尽一切能力,在河池境内将受污染河段的镉浓度降至最低,确保下游饮水安全。”李文纲说,根据专家估算,目前龙江河段受污染水域中的镉浓度已降解60%左右。

  目前,柳州已打响“柳江保卫战”。当地在柳江支流龙江河段糯米滩电站采取降解措施降低污染物浓度,同时调用柳江上游的麻石、浮石、古顶、大埔4个水电站实施冲淡稀释;环保部门增加监测次数,每两小时向市民公布监测结果,维护当地社会稳定。

  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专家组专家、国家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说,按照目前制定的处置方案进行处置,柳州红花水电站以上、流经柳州市区的柳江河段可能会出现镉浓度超标1到2倍的情况,目前正努力控制在1倍以内,并尽最大可能实现不超标。

  许振成认为,柳江在来宾市象州县石龙镇与红水河交汇形成黔江,红水河的流量比柳江的流量大。再往下游,黔江和郁江在广西桂平市交汇形成浔江,浔江再在梧州市与桂江交汇成西江,各条流量很大的江河交汇后,基本被稀释的龙江镉污染不会对流入广东的江水水质造成影响。

  随着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进一步在网络上发酵,有部分网友发帖称,龙江河死鱼事件于15日发生,当地仅公布了初步认定的一家涉嫌企业,至今已过去10多天,为何没有采取相关处罚措施?网友们希望当地尽快公布对污染源的排查情况。

  对此,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28日消息称,目前广西龙江镉超标污染事件中污染源的最终确定遇到一些难题,6up,由于岩溶地貌等多方面原因,目前污染源的排查仍需进一步确定。

  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解释称,经过不断筛查,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但完全认定这家企业为污染源,专家们仍需要取得更充足的证据,同时还需要对其他企业一一调查,以全面确定污染源。

  吴海悫说,眼下排查工作遇到较大困难。河池市地形复杂,地下溶洞较多,企业排污容易通过地下溶洞进入河中,专家取证非常困难。另外,由于环保部门发现龙江受污染时间较晚,也给取证带来难度。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已动员环保监查骨干力量前往河池开展排查工作,包括地质岩溶、水利、水文和环保等多个领域的专家也已来到河池,为排查污染源提供技术指导。

  但记者在实地走访发现,此次镉污染事件事实上是继2011年8月云南南盘江“铬渣污染”事件之后的又一次环保警钟。和云南不少地方一样,记者曾在广西一些河流的周边发现,当地一些重金属矿产的开采往往是泛滥而无序的,环保监管并没有到位。

  在云南“铬渣污染”事件中,人们看到的不仅是一家无视法律、置群众生命于不顾的企业,更有在监管上后知后觉的某些政府职能部门。而这一点,在此次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中记者也似乎依稀能感觉它们的存在,有关方面应该在后期事故责任调查中给公众一个明确说法,做到亡羊补牢。

  对于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的进一步处置和调查进展,新华社记者将继续保持关注。

联系信息

电话:400-0233757

邮箱:6639685@qq.com

地址:河南省新郑市汽车站龙祥大厦33楼22号

联系我们

若您有合作意向,请您使用以下方式联系我们,您给我们多大的信任,我们给您多大的惊喜!

Copyright ©2015-2020 6up官网【真.草枝摆】 版权所有 6up保留一切权力!